岫青晓白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茶烟书院www.tomclass.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江雨行循声回头。

子弹速度极快,在这一刻逼至眼前,江雨行的目光却越过它,锁向开枪者的方位。

下一刻。

当啷!

子弹命中。

但与此同时,江雨行脸庞覆上一层漆黑的角质层,形如铠甲,将这枚滚烫的金属毫不留情地弹开。

江雨行毫发无伤。

他冷眼直视出枪的方向,把九塞回瓶子里,手指一划,当空撕裂光怪离奇的通道,抬脚出现在偷袭者所在之处这个地方位于河流上游,地势稍高,有几棵树做遮掩。

一共四个人类,除开蹲在在狙击枪之后的,一个握刀,一

一个持剑,还有一个手上套着带刺的拳套,分别占据着

有利位置,随时能够发起攻击。

江雨行动作如风,径直来到开枪者身前,不等他有所反应,垂手一拧,直接撕扯下他的头颅!

他的身躯原地抽搐了几下才倒地。其余的人终于看清江雨行的脸和手,惊呼:“你不是人类!”

“嗯。”江雨行很好心地回应了一声,来到最近那个戴拳套的身前,再度出手。

他们立刻放弃伏击,各自向不同的方向跑开。

“散!”这些人中有人吼道。

闻炤和郗玉年赶到,分别拦住一个人的去路,刀和剑斜挥竖砸,将人统统给扫回来。

但这些人早有准备,他们一人砸碎一个玻璃瓶,刺鼻的腥臭袭来,浓烈得难以言喻,让人动作不由一滞!伏击的人抓住这个机会,再度择路而逃,路线和角度都比上一次刁钻,即使是鬼咒也没能追上。

一何况还是一个被恶臭熏得反胃的鬼咒!

唯独江雨行眼疾手快用鸟爪勾住了那个戴拳套的腹部,但也没完全留下他一一第五个人凭空冒出来,利落狠辣地封了戴拳套的喉,接着身形一隐,消失不见。从那枚子弹打出来到现在不过短短片刻,这地方除了江雨行三个人,只剩下两具尸体。

有备而来,计划周全。

郗玉年破口骂了一句,又猛然住口,将气憋住。

闻招忍着臭气搜了一遍尸体,但除了一些物资,其余一无所获。

几个人屏着呼吸从这鬼地方退开。

“这种进攻方式太恶毒了!”郗玉年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你不会也要用那种东西吧?你管管!”郗玉年一脸不可置信,把头扭向闻招。

“但很有效。”江雨行简明扼要

闻炤没搭理他。

郗玉年撇撇嘴,一边竖起重剑警惕,一边思考:“两拨人同时远程进攻,近战里藏着个刺客,还二话不说就灭自己人的口,这是铁了心既要杀你又要隐藏身份。剩下的人数估计不少,妈蛋,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最后的问题一出口,他就意识到是自己犯了蠢,低头呸了一嘴。

“杀我的人。”江雨行给出的回答也很准确到位。

闻炤无奈地摇头:

“A级疫境都敢追进来,足以说明问题。再说,你给自己挑身份,应该不会那么随意。”

但江雨行都忘记了。

他也不打算费脑子想,抬起爪子,凝眸巡视起四方。

忽然间,数颗口口划过天空,拖出炽烈的火光。

目光追过去,落点赫然是那些正在拜神的泥人们,落下的瞬间,一声轰响,泥人们身上再度燃起大火。但这一次,它们不再惧怕火焰,只是被惊扰,齐刷刷抬头扭头,带着朝拜被打断的愤怒和满身的火,开始四处搜寻,看见了谁就狂奔而去!郗玉年骤然间意识到:“狗日的,看来火也是这些人放的!”

轰轰!

砰!

疫境不同的地方同时开火。

闻绍向开战的几处一扫,把江雨行拉到一棵树后,对他说:“脸,还有爪子。”

这家伙脸上仍覆着角质甲,从眼周蔓延到额头,像是戴着半张面具,手也依然是铁灰色的鸟爪,还无意识地晃荡着。江雨行不太乐意,慢吞吞将自己完全变回人样,抿唇思付片刻,对闻和郗玉年说:“离我远些。”身边跟着人,那伙人就不会再轻易出手了

闻绍心念电转明白了他的打算,并不赞同。

“你们人类不也一定要把咬过自己的蚊子杀死么。”江雨行看着他。

他见过帅烽和路伟奇咬牙切齿、满屋乱窜,只为拍死一只蚊子的场景。现在的情况和当时并无不同。“这些人恐怕多是专业的杀手,除了刺杀,还非常擅长逃跑和隐藏踪迹,这疫境虽然不大,但找起来也肯定困难。”闻招耐心和他解释,“而且,对你出手的最好时机不是刚才,不是现在,而是接下来。等我们和那只花神打起来,他们必然会自动出现。郗玉年点头附和:“再说了,他们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都是未知数....帝君在上,请求您保佑那群人先被疫境玩死。”他开始对着剑上金光祈祷。

江雨行才没有这么耐心,眼睫上下一扫,转身回到刚才的地方,把那两具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不许觊觎漂亮老婆!

不许觊觎漂亮老婆!

宁悬
七岁那年,景澄被遗弃在游乐园门口。橘色黄昏下,刚在城堡过完生日的谢钦言走出来,看见小男生无措揪着衣角,眼眶红红,主动走过去,牵起了他的手。那天起,谢钦言的身后多了个小尾巴。他们相差两岁,同吃同住。从前不着调的混世魔王为了给景澄当榜样,潜心学习,从班级吊车尾冲到前排,谢家人喜闻乐见,对景澄也是十分疼爱。谢钦言的同学都知道他成了弟控,景澄爱吃的,他排队去买,景澄上课时肚子疼,他背起他冲向医务室,景澄犯
都市 连载 15万字
奸臣号废了,我重开[重生]

奸臣号废了,我重开[重生]

骑鲸南去
乐无涯,字有缺,取的是“万物有缺”之义。意思是天底下没什么完美的东西,不必求大圆满,有缺就很好。结果,乐无涯一不小心,缺大发了。百官奏参,许罪八十二条。就差把他“字丑”也算上了。在一片骂声中,乐无涯病死囚牢,终年二十九岁。他想,太好了,老子撂挑子了。这破官谁爱当谁当。死后四年,他死而复生,再世为人。把他呼唤出来的小官目色灼灼,言辞恳切:“请君用我之身,为生民言,为不公言!”乐无涯:“……”那人满怀
都市 连载 23万字
七十年代的作精白富美

七十年代的作精白富美

福红妆
接档文《娇软美人在年代文里躺赢》求收藏。苏好好的姨妈常说:干得好不如嫁得好。苏好好深以为然! 她高中毕业经历了下乡风波后,进了国营饭店当服务员,整天打扮的花枝招展,一心想着攀高枝。苏好好千挑万选相中了心思单纯的大院子弟江宿,前脚刚结婚,惊天噩耗传来,江宿是个假少爷,并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迎回了真少爷。真少爷成了江家的心头肉,把他们两口子赶出了大院。苏好好在离婚找下家和不离婚继续过之间疯狂摇摆,看
都市 连载 15万字
社畜穿进霸总文学后

社畜穿进霸总文学后

芷柚
作为天子骄子,陆辰卓二十五岁接管陆氏集团,二十七岁集团在他的带领下达到新的高度,然而他却被绑定了霸总语录系统。 如此中二的语录,周围人竟然不觉得不妥,还全部执行,陆辰卓只觉得这世界颠了,直到新来的特助丁梨出现。 宴会上,他盯着绯闻女友身边的男伴,霸总语录自动开启:“十分钟,我需要他的所有信息。” 丁梨:陆总,我是人脑,不是智脑。 陆辰卓神情僵硬,内心却狂喜,他终于遇到正常人了。 绯闻女友受到委屈,
都市 连载 15万字
明知故陷

明知故陷

林希之
*先婚后爱|狗血墙纸爱|追妻火葬场*改了个文名,原名《明知故陷》,不要认错了哦~【文案一】对于执拗的人来说,往往不撞南墙不回头,对于爱情中的单恋者更是如此,像是在等待那个可以放弃的节点——那晚,衣香鬓影的宴会上,裴时礼站在她对面维护另一个女人时,沈思柠意识到,她无人知晓的十年暗恋,是时候结束了。【文案二】结婚三年,沈思柠还是没能让裴时礼爱上她,少女时期满腔的期待也被婚后生活磨砺的消失殆尽。她决定放
都市 连载 14万字
菟丝花

菟丝花

糯米词
旋婳是朵菟丝花。每一个见过她的人都这样说,谁叫她木讷乖巧,漂亮娇怯,只能攀附男人生活。林永言也这么认为。所以,为了接近这朵菟丝花,他杀掉了她的邻居。搬入她隔壁时,他遇见她——漂亮柔弱的女孩抱着一箱快递,不小心露出腕间的勒痕,又匆忙掩去。一看就是被家暴丈夫虐待。旋婳抬起头,不好意思地冲他笑笑。蓄谋已久的男人终于找到理由露出獠牙:夫人,你想离婚吗?既然都是攀附,为何不换一棵大树?……半个月后,旋婳的老
都市 连载 1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