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茶烟书院www.tomclass.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此时,观众们的关注点已经完全歪了,所有人都对喻安安那番没来由的话百思不得其解,这样的话从祁澜口中说出来完全不算稀奇,只是从喻安安嘴里说出来.....怎么想都很令人震惊啊

[我不相信,一定是蒙的,或者安安从哪里看来的听来的。]

[我也不相信,再看看后面的节目吧2333看看安安还会不会口出鸟语了。]

[我赌三包辣条,绝对只是巧合而已啦,毕竟崽的迟钝和好运气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说不定只是澜神之前也和崽说过这样的鸟语,只是我们不知道呢?毕意崽连能量场都能复述,复述这句话也不奇怪啦。]偏偏幼崽完全没有自己吓到了大家的自觉,一本正经地分析道:

”可是花花应该不会变成气气才对呀,花花又不是晶体,怎么能直接变成气气呢?

”也许是被别人摘走了,”祁之远揉了揉幼患的发顶,决定对喻安安半说实话半“撒谎”,岔开话题道,“安安别想那么多了。喻安安不解地撇了撇嘴,还想再说点什么,结果却被祁澜面无表情地打断了

“安安还要不要找宝藏了?

大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喻安安也只好恋恋不舍地点了点头:“好叭~

喻安安一面任由祁澜重新牵起他的手,一面有些失落地说:“如果花花是被人摘了,安安也想认识介个和安安一样稀饭花花的人呀。听了这话,祁澜差一点就要承认自己是那个“稀饭花花”的人了,但是又想到幼患是真心实意地认为他们组得到的“小红花”就是陌生人对他们的认可,祁澜还是止住了这个想法,只是他的唇角微不可察地抽了抽,而跟在他后面的祁之远简直笑得想发抖!“如果有缘的话还会再见的,”祁澜无奈道,“能量场会将你和那个摘走了花的人联系在一起的,安安。[家人们,看祁老师和澜神的反应,我怎么有种这花就是他们摘走的的错觉啊......

[草,感觉楼上一不小心真相了,搞不好这还真不是什么错觉!]

喻安安最终还是放弃了刨根问底,继续和祁澜一起向宝藏的所在地前进

万幸幼崽的兴致来得快去得也快,祁澜一路上都在小声和喻安安分析讨论林子里所见的一切生物,他极少有这么主动的时候,因此喻安安理所当然地被祁澜说起的话题吸引,在有了新的关注点之后,摘走了花的人也就被幼崽抛到了九香云外,这让祁澜终于松了口气。在喻安安与祁澜重新开始前进的同时,另外两组的进度却并不顺利。

奏伊晓和袁清泽的直播间里,两个小朋友按照原定的计划沿着森林边缘走,按理来说只要走一段路绝对能找到宝藏的,宝藏的标点并没有到森林尽头那么远,而是在沿线居中的地方,可是他们现在都已经快走出森林了,为什么还是没找到宝藏啊“到底在哪里啊?”奏伊晓有些崩溃地问道,“难道我们已经错过了吗?

“再走走吧,”袁清泽也心累了,“也许还在前面呢。

两人三足这么走本来就很累,又完全没看到所谓的宝藏在哪里,随着日头渐大,大家都有些受不了了,而拿着地图和指南针的两个大人也很纳闷,从前拍摄过荒野求生纪录片的奏铭导演对在地图上看方向还算在行,因此也就更想不通他们究竟是在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感觉是不是他们已经错过了没看见宝藏啊,说不定是节目组藏起来了。]

[还真有可能,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玩过定向越野啊,今天这个丛林探险有点像定向越野的模式诶,目的都是为了找到地图上的标点,只是标点的实际位置可能藏在树冠里这样很隐秘的地方。][草,感觉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像,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反应过来。)

另一边,邵蓉蓉和裴旭这组更是糟糕

两个小朋友堪称是今天最

“灾难”的一组,不能说是默契不好,简直就是耄无默契,两个人经常走着走着就向不同的方向去了,然后就差点摔倒。差点摔跤也就罢了,这一组面临的更大的问题,是他们根本搞不懂方向,几个人在林子里兜兜转转了半天,最后回到了自己做了标记的树所在的位置的时候,两个小朋友一下子就绝望地坐在了地上。“不走了不走了,走不动了!”邵蓉蓉难过得就差直接哭出来,“能不能直接认输啊?

“再,再坚持一下吧,蓉蓉......”斐旭干巴巴地安慰道,

但是这样苍白的安慰并不能起什么作用,反而让邵蓉蓉的情绪更加不稳定了

“就不能像昨天一样堆沙堡,玩一点不那么累又能考验审美能力的游戏嘛!这个丛林探险究竟是在干什么啊!"“咱们再看看路怎么走,这次一定能找对方向的,”裴川也出来调节气氛,“蓉蓉再坚持一下好不好?“我真的走不动了裴阿姨!”邵蓉蓉并不领情,甚至连上节目前影后妈妈再三强调的上了节目以后要对大人们有礼貌都忘记了。[看了一圈竟然还是患这一组的情况最稳定了,大受震撼。

[其实也不能算稳定吧,毕竟崽刚刚说那番话真的很吓人......

[不过我现在感觉安安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高门寒婿的科举路

高门寒婿的科举路

三六九龄
【本文将于5月24号入V,当天三更,感谢支持~】沈持胎穿到大弘朝的没玉村,爹是县衙小吏,俸禄低但凑合咸鱼。然而在乡野间皮到六岁时,他娘告诉他,在京城有个跟他订了娃娃亲的未婚妻。 他娘还说,未婚妻家里是当朝四世三公的侯门,要不是当年他们家老爷子撞大运救过人家一命,他们是无论如何都攀不上这门亲事的。 …… 次日,沈持默默地捏着几个铜板,提着一条腊肉,去了县城的书院。他一路念书科举,高中状元,位列公侯。
都市 连载 16万字
过分漂亮的她[穿书]

过分漂亮的她[穿书]

西梨贝贝
本文文案:欲珠穿进了一本豪门恩怨文中,不是女主,更不是女配。而是穿成破坏女主家庭小三的女儿。一个在女主家破产后,和女主同时被京城傅家收养的孩子。 她不聪明,不讨人喜欢,在原文中也只存在寥寥几笔。而那几笔都是在和女主做对比,是衬托女主受傅家人喜欢的可怜脏小孩。她阴暗,怯懦,上不了台面,像只可怜卑微的小老鼠。却又生的格外漂亮,像她的母亲,精致的像玻璃展窗后的洋娃娃,贝壳里的珍珠。但这并没有让她有一个好
都市 连载 8万字
我在狗血霸总文里当男保姆

我在狗血霸总文里当男保姆

噤非
乔攸作为职业评书人,资方大爹为了宣传文改剧总要找他指点一二。他对着某本耽美霸总文内心疯狂吐槽一夜,穿了。穿成霸总家连姓名都不配拥有的某帮佣,却收获性♂感蕾丝女仆装。乔攸:谢谢,很喜欢。[咬牙切齿]原主虽拿的是路人甲剧本,却贯穿全文不可或缺。喜怒无常是霸总标配,一言不合化身餐桌粉碎机。佣人任劳任怨累死不要紧,还要抽空嗑一嘴:只有小受才能触碰到霸总逆鳞!乔攸不理解,为什么不把桌子换成大理石?是因为不喜
都市 连载 18万字
师尊在上

师尊在上

揽疏狂
叶鱼生在污泥里,烂贱之人一个。 他一路摸爬滚打,闯入修途,凭借着稀烂的根骨与空无一人的背景,在修真界厮杀数十年,最终横死他人剑下。 叶鱼很不服气,狗老天要是愿意稍微给他一点优待,他一定不会止于此! 狗老天:好,我让你重开。 叶鱼:? 叶鱼狂喜! 人生能重开一次,这次凡是他能选的,都要搞最好的! 拜入修真界第一大宗!掌握最好的修炼资源! 选一位最厉害的师父!在修真界拥有最强的背景! 再加上他的勤奋悟
都市 连载 11万字
过期糖

过期糖

艾叨叨
(下拉看声明!)开始日更.●京圈恶犬X吃人妖精● sc|日’久生情|浪子回头|火葬场|狗血|伪男替身那一年,陈鸣昇是迷恋于声色犬马的公子哥,而她是低眉敛目 隐藏锋芒的女大学生。初见,是在一场婚礼,接亲玩游戏,嘴巴贴着纸片前后传递。纸片跌落,江乌月的牙齿撞上他冰冷的唇瓣。众人起哄,陈鸣昇正眼都没有给她,漫不经心的笑着让他们滚蛋,语气中全是不以为意的慵懒调子。那晚的包厢中,他怀里的女孩跟他调情,他却一
都市 连载 11万字
替嫁给草原首领后[重生]

替嫁给草原首领后[重生]

是非非啊
【每天中午12点更新】草原血狄首领旭烈格尔暴厉恣睢,率领部族铁骑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大夏朝廷屈辱战败,奉上京都美人修好。上辈子,林昭昭代替私奔的嫡姐嫁去蛮夷之地。因为无法接受屈于人下的事实,婚后他对旭烈格尔冷漠疏离,从未给过一个笑脸。直到病死榻上,他才幡然发现这个震慑中原的男人一直在笨拙地迁就讨好自己。————重回到出嫁之日,林昭昭没再寻死觅活,换上凤袍霞帔,戴上银簪金鈿,顶着姐姐的名号上了花轿。
都市 连载 16万字